甘于被“圍獵”的機場副總——浙江機場集團原黨委委員、副總經理金谷違紀違法案例剖析(上)
編輯: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更新時間:2018-10-19

;

2018年6月20日,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金谷受賄一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金谷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三十萬元;扣押在案受賄贓款635.0499萬元、贓物勞力士手表一只予以沒收,上繳國庫。宣判結束后,金谷當庭表示服從判決、認罪、悔罪。

 

 

“無法用言語表達我對曾經工作過的兩個單位領導、同事造成傷害的歉疚,只能在這里真心懺悔,請今天在場的單位同事代我向所有人說聲‘對不起’……”

“無法用行動表達對關心關愛我的家人、朋友造成傷害的懊悔,我無顏面對,只能向他們說聲對不起……”

2018年4月10日上午,站在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被告席上的浙江機場集團原黨委委員、副總經理金谷面容憔悴、兩鬢斑白,提及家人、同事時,不由頻頻拭淚,一度語帶哽咽。

審理查明,1999年至2017年9月,金谷利用擔任省計劃與經濟委員會投資辦副主任,省發展計劃委員會投資處處長、產業發展處處長,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產業發展處處長,杭州蕭山國際機場有限公司黨委委員、副總經理,蕭山國際機場二期工程建設指揮部總指揮等職務的便利,為單位和個人在項目審批、工程建設等方面謀取利益,直接或間接通過其特定關系人收受和索取他人所送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645.41萬元。

有才華、能干事,談起金谷,曾與他有過交往的人,大多這樣評價。

1978年10月,18歲的金谷成功考取了天津科技大學輕工機械專業。本科畢業工作3年后,又進入清華大學讀研。1987年,他進入浙江省計劃與經濟委員會(后改為浙江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工作。

那時,改革開放正推動著社會建設快速發展,幾乎所有與政府相關的建設項目,都要經計劃與經濟委員會立項審批。而金谷憑著勤奮好學、能力出眾和干事創業的激情,很快成為了組織的重點培養對象,先后在投資處、產業發展處擔任“一把手”,手握各類項目申報立項和專項資金申請補助的申報審批權。

剛剛走上領導崗位的他,曾為不少地方政府、部門與企業審批項目,爭取資金補助,尤其是擔任產業發展處處長后,他親眼目睹諸多企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發展過程,看著一筆筆上百萬資金通過自己的爭取和審批,進入了企業的“口袋”。

“大權在握”的良好感覺,帶給了金谷巨大的成就感,也讓他的權力觀漸漸扭曲。不知從何時起,一種想法,開始萌生——“我給他們帶來這么多好處,憑什么不能拿點回報?”漸漸地,他把人民賦予的權力當作生財之道,認為是自己的“本事和關系”,“幫助”企業盡快通過審批、拿到補助。于是,面對一筆筆“誠意滿滿”的感謝費,他從起初的“婉拒”到“笑納”,直至最后主動索取。

2001年,金谷剛成為省發展計劃委員會投資處處長不久,某縣發展計劃局副局長陳某登門拜訪。原來,該縣想為某項目申請專項資金,而這一申請需先經省發展計劃委員會同意申報,再由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審批。

金谷先利用職務便利,通過了這一申報項目的省級審批,后又憑“個人關系”出面“協調”,最終使這一項目順利通過了國家審批。為表謝意,陳某先后3次送給金谷現金共5萬元。

開了欲望的口子,再難自控:為某公司的玻璃深加工項目和水泥項目申報等請托事項提供幫助,收受5萬元現金和價值10萬元的手表1塊;通過簽批文件等方式,為某公司草甘膦生產線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申請專項資金等請托事項提供幫助,收受20萬元;通過打招呼為某公司所生產的水泥品牌入選蕭山機場二期工程乙方供貨項目推薦品牌目錄等請托事項提供幫助,收受價值15萬元的消費卡……從省發改委到機場集團,收受所經手項目的請托單位和企業的現金、禮品、禮卡,幾乎成為了金谷工作的一部分。

起訴書顯示,自2000年至2017年,金谷先后以各種名義收受他人所送財物,僅認定為犯罪的就達50余次,平均每4個月一次!在金谷看來,這些不過是“紅包”而已,每筆金額很少,算不上受賄,只是別人為感謝他奔波的“辛苦費”!爱敃r風氣不好,大家都覺得是‘跑部錢進’,這成了公開的潛規則!绷糁闷陂g,金谷在接受訊問時向調查人員坦白。

“錯誤的權力觀,是我陷入違紀違法深淵的根源。權力是把‘雙刃劍’,把它作為謀取個人私利的工具時,它就會把你推向政治生命甚至人身自由的‘斷頭臺’!碑斀鸸葘懴律羁痰淖晕移饰鰰r,一切已經遲了。

 

(浙江省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百人牛牛怎么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