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檢人·手記】"責任田"荒不得
編輯: 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更新時間:2018-03-19

    山西省運城市鹽湖區某辦事處主任黃某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因為單位發生多名班子成員和工作人員違紀問題,“管黨治黨不力”的“板子”不但打到了街道黨工委書記和紀工委書記身上,就連他這個“局外人”,也被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不僅如此,根據區紀委監委要求,受處分本人還要接受“再學習再教育”,寫出深刻檢查并在單位民主生活會上作檢討,屆時區紀委將派人列席。

  “當眾檢討……”黃某直犯嘀咕,“這不是傷口上撒鹽嗎?”

  想不通歸想不通,但必須服從組織決定?墒,這檢查怎么寫才能“過關”呢?他左思右想,最終想到了從那本放在角落、一直沒顧上看的《細則》中找找答案。

  《細則》全名《鹽湖區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責任實施細則》,是區委針對基層部分領導干部黨的觀念淡漠、個別黨組織和領導干部對全面從嚴治黨責任認識不清楚、責任不明確、行動不自覺而出臺的全面從嚴治黨工作制度,通過“明責、履責、督責、問責”四個環節,建立了“明責清單化、履責規范化、督責實效化、問責常態化”的工作機制。

  這本《細則》對黃某并不陌生,大會小會聽了很多次,黨小組也組織過專題學習,只是他始終覺得這是黨工委和紀委的事,與自己關系不大。這次受了處分,他不得不重新拾起這份文件,悉心研讀起來。

  “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包括黨委(黨組)班子責任、黨委(黨組)書記責任、紀委書記(紀檢組長)責任、班子其他成員責任……”《細則》一開頭,就規定了履責主體,黃某作為黨工委副書記,分明在“班子其他成員”行列。

  “班子其他成員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共性清單,包括履行‘一崗雙責’、搞好談心談話、履行監督職責、及時請示報告……”黃某回想自己工作中,確實是重視行政事務多,注重干部監督管理教育少。

  尤其當看到《細則》最后規定:“未正確運用‘四種形態’尤其是第一種形態,對管轄范圍內苗頭性、傾向性問題沒有及時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或約談函詢,或雖然開展但流于形式,導致管轄范圍發生窩案串案,或發生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將根據《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嚴肅問責……”

  “這里說的不就我嗎?”黃某幡然醒悟,“機關兩名班子成員工作日午間飲酒、一名干部違規兼職取酬、兩名在編人員長期脫崗、一名包村干部履責不力,不正是由于自己平時缺乏這根弦,如果早早學習掌握了《細則》,及時運用談心談話手段對有苗頭性傾向性的同志‘紅紅臉、出出汗,咬咬耳朵、扯扯袖子’,不但自己不會受處分,出現問題的同志也不至于在違紀的邊緣上越滑越遠……”

  認認真真把文件讀透學完,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鐘。黃某卻絲毫沒有睡意,他沉思良久,在一疊信紙上奮筆疾書:“我深刻檢討……沒有管好自己從嚴治黨的‘責任田’,是導致機關系列問題出現的重要原因……”

  鹽湖區這份《細則》實施以來,像黃某一樣因管黨治黨責任田“撂荒”而受到追責的已經達到43人,其中包括“一把手”19人;因管黨治黨不力受到約談、通報批評的黨組織30多個。在壓力傳導下,全區各級黨組織累計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226次,列出管黨治黨責任清單5030項;出臺“三重一大”集體決策制度130余個,排查出廉政風險點2048個,制定完善制度1300項;開展提示談話11099人次、提醒談話1414人次、誡勉談話14人次,領導干部自覺擔起管黨治黨政治責任的意識不斷增強。(山西省運城市鹽湖區紀委監委 梁軍 |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代江兵 整理)


百人牛牛怎么下分